开放的教育,才能使更多的人获得开挂的人生。

2001年秋季,我从青海师范大学来到上海电视大学——上海开放大学的前身。

一开始,就接手了2001级汉语言文学班级的相关课程教学。这个班,是我上海教育生涯的开始,班里的40来个学生,是我在上海带的第一批学生。他们中很多人,直到今天,仍然和我保持着亲切联系——去年我儿子婚礼上,他们自发组织来了一桌人。

他们是我对开放远程教育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从他们的学习热情、学习能力,以及后来的事业发展,我看到了开放远程教育的价值。

开放大学的工作对于我来说,是我本人教育生涯的拓展——从普通高校的学历教育,拓展到终身教育;从传统教育手段、教育形式,拓展到现代网络条件下的开放远程教育形式。

两千多年前,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教育家孔子,在官学之外,创办私学,倡导“有教无类”,对愿意学习者,不论贫富贵贱,兼收并蓄,打破了贵族垄断教育的局面,使教育走向平民,从而极大地提高了整个华夏民族的文化水平,这是中国乃至世界教育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

但是,传统的教育手段和有限的教育资源,不可能给更多的人提供受教育的机会,孔子的实践只是使之成为“可能”,而没有使之成为“现实”。对传统教育的反思并不是为了批判与否定,而是为了更好的建设:人类能否在现代技术的支持下,建设一种新型的、开放的教育模式,为所有教育权受宪法保障的人提供受教育的机会,真正实现教育公正?人类的教育伦理,能否使孔子开创的“可能”变成“现实”?

开放式的大学教育正是对着这个召唤顺势而生。“有教无类”这一古老的教育金典,在现代社会里终于得到了技术的支持,更得到了现代教育平权理念的支持,从而获得了更完美的体现和更前景无量的发展。开放式的入学,彻底打破了教育的门槛,教育真正成了受教育者自己的选择——除了他自己,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享受现代社会中理应供给全体公民的教育资源。从教育史上说,开放教育、开放大学的出现,是开天辟地的大变局,必将成为人类教育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

与教育资源的开放相对应的,便是受教育者的自主学习。开放的资源与自主的学习,是开放教育的两条腿。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就已经发现,当一个人得到了受教育的机会后,他自己的学习愿望便成为学习得以进行的关键。

孔子这样比较不同的学习者:“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热爱是最好的老师——这一流传深广的学习名言,在开放式教育中将得到崭新的验证。上海开放大学的教育实践证明,开放大学教育的受益者们,大多数人都珍惜来之不易的接受教育的机会,以远程开放学习为乐,自主、自觉、自愿地学习,发展自己,完成自己,让自己走得更远,开拓自己远大的前程。我2001年在上海带的第一个班——2001级汉语言文学本科班的同学们,他们的人生,从跨进上海开放大学后,便焕然一新。开放的教育,才能使更多的人获得开挂的人生。

上海开放大学以“一切为了学习者,为了一切学习者”为宗旨,极好地体现了学校校训的前一句:“有教无类”,极好地体现了教育公正的时代要求。而上海开放大学建校六十年来55万努力上进的学员们,用他们的学习成绩和工作成绩,又体现了学校校训的另外一句话:“乐学致远”

发展开放教育,体现教育公正,促进文明进步——这是上海开放大学的梦想和使命。在这个大事业中,开大正承担着自己的重任,履行着自己的使命,开大必将与时代一同前进,并发挥着自己的推动力。

作为开大一员,参与人类教育的大开放历史,这是我教育生涯的光荣

(本文作者系上海开放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学习的城市 开放的大学|鲍鹏山:孔子首办私学,开创“可能”如何变“现实”

发布时间2020-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