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区教育应减少城市化建设中国民的阵痛感

社区教育应减少城市化建设中国民的阵痛感

  “我们今天面临的城市化过程中的管理成本,是历史长河中必不可少的片段。社区教育所做的就是在这些历史片段中尽量地减少国民的阵痛感。”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副教授刘谦表示,社区教育在城市化建设中应发挥更大的作用。

 
  由人民政协报社和朝阳区教委主办的“城市化进程中的社区教育:定位与实施”教育沙龙日前在北京南磨房乡社区教育中心举行。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在城市化建设中,社区教育应发挥何种作用以及如何发挥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提出,在城市化发展过程中,不少农民要面对生活改变的阵痛感。在山东城郊住上楼房的农民,觉得生活不如以前住平房时惬意。“过去出门摘一个青椒可以炒菜,但现在要去集市上去买。所以有一些乡亲,在阳台上养猪。他觉得这才是之前的生活”。
 
  “中国的城市化有什么毛病?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就是现代化的历史,我们对现代化的描述和先贤们的追求是一样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但是走得太急,大多是先有城后有市,是行政化加经济的过程。国外的城市化是足月自然生产,我们是不足月剖腹产。”中华职业教育社副总干事杨农指出,中国的城市化速度快的背后,给人的城市化提出了问题。
 
  艾克拜尔·米吉提提出,社区教育应承担教化人的作用,这一过程要靠几代人。“中国有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现代化既要靠政府的社会发育程度,也要靠农民自己的脱胎换骨程度。这是双向的过程。”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民认为,在农民的市民化和公民意识的培养过程中,社区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途径”,因为它更直接地服务于市民素质和市民意识。
 
  这一点,南磨房乡居民李宝山深有体会。2008年参加南磨房社区教育中心之后,他和老伴张凤群、儿媳宋飞参加了书画班、素描班、书画班,生活变得充实而快乐。
 
  不光是学生的生活因此改变,南磨房乡的志愿者教师爱新觉罗·启元也因社区教育圆了多年未能实现的教师梦。退休前担任某国企干部的他,在书画上取得了许多成就。然而,当教师的梦想却一直未能实现。终于,在2005年,他被南磨房社区聘为志愿者教师,从此走上讲台,到现在已经有11年了。
 
  拥有30多年教育工作经验的朝阳区政府督导室副主任王世元强烈地感受到,教育是生命个体的教育,不论何种教育,目的都是幸福生活。“一提教育就想到中学小学,一提教育就是学知识学文化,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思想。但很多人从来没有想过或者没有细想过,世界各个国家政府为什么投资那么多的钱来搞教育?每个家庭为什么那么重视教育?社会为什么如此看重教育?”王世元认为,国民教育体系将社区教育作为重要组成部分和学习型社会的重要基础,应发挥“幸福教育”的功用。
 
  专家指出,北上广等大城市在城市化过程中要容纳大量的流动人口,对城市本身和流动人口,如何培养流动人口对居住城市的归属感,是个重要的议题。
 
  刘谦认为,社区教育的宗旨和方向是培养人对社区的责任和依赖感,塑造乡情依托。“面临城乡不可分离的时候,‘流落’到北京的人不可能留在故乡,但是他的孩子生在北京的时候,他是否可以把北京当作他的家乡?这种乡情的依托是每一个人最终要追求的一种依托,也是我们社区教育的一个宗旨或一个方向”。(记者 李晨赫)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