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邂逅"到"相守"--2014社区学习共同体研讨会综述

从"邂逅"到"相守"--2014社区学习共同体研讨会综述

  我国社区教育产生于上个世纪90年代前后,民间自发学习组织则古而有之,二者同在社区却少有相遇,近年来,随着“社区学习共同体”概念的提出,社区教育与民间自发学习组织正式“相遇相知”。11月19日-20日,浙江省成职教协会社区共同学习中心,举办了以“社区教育四级办学网络建设与社区学习共同体成长如何协调发展”为主题的“2014社区学习共同体研讨会”,来自北京、上海、南京、成都、宁波及杭州各区县市的社区教育工作者共同研讨如何将“邂逅”变为“相守”,让社区教育四级办学网络与社区学习共同体(下文简称为“四级网络”、“学共体”)寻找到结合点。

 
在杭城的一次美丽“邂逅”
 
  “学共体”在杭州显现喜人的发展形势,最关键的因素就是她与“四级网络”有了一次美丽“邂逅”,得到了社区教育办学机构和研究机构的大力支持。早在2007年,“社区学习共同体”概念的提出,杭州市西湖区、江干区、上城区、下城区、拱墅区的社区教育机构开始参与到社区“学共体”培育工作之中。随着实践推进与理论研究的深入,杭州“学共体”发展形势喜人,2013年9月20日,《中国青年报》头版头条刊发《杭州打造中国式“学习圈”》的介绍文章,《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华工商时报》等主流媒体的报道,让“学共体”在全国产生重要影响。
 
  草根性的民间自发形成的学习群体,虽然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于社区之中,但很少得到社区教育机构的关注,其活动形式和学习内容都较为单一,社区教育机构开始大规模参与“学共体”的培育工作后,才让这种草根性的民间学习群体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展现出无穷的魅力,赢得百姓的称赞和社区的支持。
 
  在研讨会上,中国成人教育协会社区教育专业委员会车学樟副秘书长认为杭州“社区学习共同体”的提出非常有远见,并对西湖区社区学院有效开展“学共体”培育工作,充分发挥“四级网络”作用所取得的成绩表示高度赞赏。
 
  杭州“学共体”的蓬勃发展可以说是与社区教育的一次美丽“邂逅”所达成的默契,具有一定的偶然因素,如果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则还需要认真审视“学共体” 与“四级网络”之间的关系。
 
  新的起点与新的超越
 
  “学共体”的发展得到了政府部门的认可写入政府的文件,意味着“四级网络”寻找到了新的增长点,站在了新的起点上。
 
  2014年8月11日,《教育部等七部门关于推进学习型城市建设的意见》(教职成[2014]10号)发布,在该文件中明确提出“鼓励发展民间学习共同体”,民间学习共同体正式进入政策文件,得到了政府的认可和鼓励,这将推动“学共体”的进一步发展。
 
  北京教科院卫宏主任认为:“文件还仅仅只是一个起步,需要很多实践和理论工作者不断添砖加瓦,共同推动社区学习共同体培育的事业。通过研讨,加深了对社区学习共同体内涵的了解,可以看出她对百姓幸福感、价值感的提升具有直接作用,社区学习共同体培育应当成为社会基层结构重构的重要工程,让更多的市民参与社区学习共同体,从而对社会基层构建才会有作用”。
 
  杭州市成人教育研究室汪国新主任指出:“我们理想目标是每一个社区都有一组社区学习共同体,每一个城乡居民都能够参加一个社区学习共同体。”
 
  可以看出,“学共体”已经被大多数人认可和接受,并正式写入政策文件,但是,顶层设计还仅仅刚刚开始,在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宏大框架中,“学共体”究竟处于什么位置,应当由谁主力推进,各部门单位权责划分等等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和明确。
 
  “学共体”发展壮大之后将“反哺”“四级网络办学”,让社区教育摆脱了传统办学模式的束缚,实现了自我超越,提升了社区教育的参与率、知晓率和满意度。
 
  我国社区教育的发展一直以来受到国民教育体系正规学校办学思想的影响,课堂授课、专家讲座、短期培训、学历提高、技能提升成为社区教育的主要形式。来自上海的代表孙佩琴认为:“‘四级网络’是层级式管理,‘学共体’是‘网格式’运作。‘四级网络’可以为‘学共体’的‘网格化’发展发挥重要服务功能”。
 
  来自北京的代表则从对人的关注程度的角度提出:“社区教育目前过于重视教育培训,重视居民素质提升,而忽视了‘人’作为自我发展的主体性存在”。社区教育的对象显然更加具有自主性,组织程度过高的学校班级式的教育培训很难获得高度认可。
 
  “学共体”的出现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社区教育的面貌,在研讨会上,西湖区社区学院葛正祥老师介绍说:“西湖区1所区级社区学院,3所区域性社区学院,11所镇街社区学校,180个村社市民学校培育了220个社区学习共同体”,“通过开展丰富多彩的社区学习共同体活动,增强了社区成员的参与意识,丰富了社区居民的文化生活。市民对社区教育的知晓率、认同率、满意率分别达到了86.21%、85.08%、83.94%”。
 
  “学共体”所凝聚的一大批成员成为社区教育的志愿者、宣传者,通过以各种方式扩大了社区教育的实际影响,丰富了社区教育活动形式,成为“四级网络”不可或缺的力量。
 
  充分发挥“四级网络”的优势,帮助和扶持“学共体”发展,能够实现社区教育的超越,这是研讨会所达成的共识之一。
 
  汪国新主任指出:“四级网络是社区教育最重要的资源和条件,需要进一步建设和完善。它不仅具有办学功能,也是全面发展社区教育的服务机构,具有整合资源、协调一方、引导指导功能。它在“学共体”的培育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通过探索,我们可以找到四级网络‘办学’与社区学习共同体‘自学’协同发展的新路”。
 
  这条协同发展的新路显然还在探索之中,目前一些地区已经取得了可以借鉴的经验。杭州市西湖区充分发挥“3+4联动机制”(3级社区教育领导委员会和4级社区教育办学网络)作用,通过“网络建设、队伍培育、实验探索、宣传策划、活动组织”等多途径培育和养护“学共体”的经验,以鲜活的实践案例证明了“四级网络”与“学共体”协调发展的可行性。
 
  北京、上海、宁波、成都、杭州等地代表纷纷结合当地实践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认为,“学共体”是社区教育发展的新抓手,“四级网络”可以充分利用资源,通过帮助“学共体”成长,深入参与到社区治理过程中去;“学共体”的发展也能够实现对社区教育的“反哺”,对社区教育的发展、社区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教育中感知“温暖”
 
  社区教育的自我超越不仅是办学形式的超越,更为根本的是办学理念的超越,“四级网络”可以充分借鉴“学共体”的内在成长规律,将社区教育办成一种有“温度”的教育,让社区居民能够在社区教育中感知“温暖”。
 
  “学共体”到底有什么“魔力”可以如此吸引社区居民参与其中乐不思蜀?在研讨会上,大家分析认为:一是,因为在”学共体”中的核心成员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二是,“学共体”为成员提供了一个宽松而又“温暖”的学习环境。
 
  核心成员作为“学共体”的灵魂人物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不计个人得失,为“学共体”的发展做出了无私的奉献,正是因为他们的榜样力量,才能够让“学共体”始终凝聚在一起,克服了缺乏理解、支持等各种困难,逐渐让“学共体”获得了顽强的生命力。
 
  “温暖”也是“学共体”所能够提供给所有成员的特殊体验,在“学共体”中,成员之间互相帮助、关心、信赖形成了一种“温暖”的力量。正如来自杭州“宽居·悦读”读书会的李艳丽女士所说:“读书会让每个人都能找到有温暖、有温度的伙伴,给心灵找个伙伴。读书会让我们不再孤单,孤单的个体聚在一个充满包容的空间里,就不再孤单”。
 
  杭州市富阳社区学院胡春才老师认为:“社区学院也要选拔一批对社区学习共同体有热情的人作为核心成员进行培养,让他们成为社区学习共同体培育的主力,只有真正对社区学习共同体感兴趣并热心于此的人,才能将社区学习共同体培育好”。
 
  推而广之,社区教育要吸引更多的居民来参与,重要的不仅仅是从学习需求的角度去建设课程内容,也应当改善居民参与社区教育的学习体验,让他们在“四级网络”中感知到社区教育的“温暖”。
 
  共同祝愿一生“相守”
 
  “学共体”与“四级网络”的结合为社区教育带来了美好的憧憬,当每一个社区都有一组“学共体”,每一个人都参加过一个“学共体”的时候,社区教育将会成为社区重建的重要力量,成为学习社会终身教育体系的当然主体,成为联系千家万户呵护人人成长的温暖的社会黏合剂。
 
  来自成都市玉林东路社区的杨金惠书记迫不及待地表示要将他们社区作为培育“学共体”的“试验点”,争取民政部门的创新项目。“社区学习共同体实在是太好了,为我们社区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抓手,关注社区百姓的生活,能够切实帮助社区解决管理问题,我们也将大力培育社区学习共同体,希望我们社区能够成为社区学习共同体培育的试验区。”
 
  与会者普遍认同,“学共体”的培育工作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不仅需要三五志同道合者共同努力,更需要众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到“学共体”事业的建设中来,特别迫切需要在社区学院、社区学校中涌现一批致力于“学共体”事业的“核心成员”,他们保有对“学共体”的热情与激情,他们具备帮助“学共体”成长的能力与素质。
 
  汪国新主任表示,为了实现这一远大理想,今后我们要重点做四件事情:一是要出版系列“学共体”研究文章和着作;二是要创办社区共同学习研究杂志;三是要开办“学共体”核心人员“成长学校”;四是实现“学共体”服务的数字化。
 
  从“邂逅”到“相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既需要“四级网络”转变传统的办学模式,也需要重新认识老百姓自发组织的“学共体”的生命价值,本次研讨会已经达成了共识,我们相信并共同祝愿“四级网络”与“学共体”一生相守。
 
  杭州市成人教育研究室  孙艳雷